栏目导航
新闻资讯
公司动态
行业资讯
推荐产品
联系我们
服务热线
手机:
地址:
当前位置:官网首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资讯 >
共享办公续命:SOHO3Q卖了 氪空间也要搞精装修了
发布日期:2019-11-13
打着共享经济的旗号,搞着二房东的生意,从风口上的猪,最后变成一地鸡毛,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缺失?

10月24日,共享办公巨头WeWork被曝出计划裁员4000人,约占其全球员工总数的30%,而且由于入住率低,WeWork正在寻求关闭中国的办公空间。

这是在IPO失败后,WeWork为了生存而迈出的第一步:压缩成本,减少开支。

虽然8月份WeWork提交的招股书洋洋洒洒几十万字,长达350页,但是字里行间透露出两个字:缺钱!

国内共享办公的模仿者们日子也不好过,潘石屹已经将旗下的SOHO3Q卖掉,WeWork的模仿者,氪空间在巨亏之后,已经打算转行搞“精装修”了。

共享办公巨头一个接着一个跌落神坛,“为没有实现盈利的企业提供慷慨资金的日子已经结束了。”

风口上的“猪”

共享经济,顾名思义,应该是整合线下的闲散物品或服务者,通过第三方平台,让他们以较低的价格向需求者提供产品或服务。共享经济平台并不直接拥有固定资产,而是通过撮合交易,获得佣金。

但是这些共享办公巨头在做什么生意呢?

创始人知道真相,投资人知道真相,但是人们都不说,因为大家都需要一个美丽的故事,以便将来能兜售给二级市场的散户。

2010年,亚当·纽曼创立了WeWork,吹起了共享办公的风口,WeWork也成为这个风口上一头飞上天的“猪”。

9年后,WeWork递交了招股说明书。在这之前,它是美国最有价值的科技公司之一,也是估值最高的独角兽企业。在递交招股说明书之后仅仅6周,WeWork就变得“一钱不值”。

招股说明书虽然妙笔生花、力透纸背,但终归原形败露,WeWork做的生意跟共享没有一毛钱关系,跟科技也毫不搭边,其实就是一个“二房东”,而且是一个巨额亏损的“二房东”。

WeWork最大的成本支出是Location Operating Expenses,空间运营支出,其实就是付给房东的租金。2016年WeWork收入4.36亿美元,付给房东的租金是4.33亿美元。2017年收入8.86亿美元,付给房东的租金是8.15亿美元。2018年收入18.22亿美元,付给房东的租金是15.21亿美元。今年上半年,收入15.35亿美元,付给房东的租金是12.33亿美元。

大家都把WeWork想象成一家高科技公司,是“Google Analytics for Space”,是空Space-as-a-Service,在IPO之前,估值最高达到了470亿美元。

而另外一家干着同样事情的比利时公司IWG,已经老老实实干了30年,根据IWG2018年年报,IWG收入32.5亿美元,净利润13.57亿美元。

就因为承认自己其实是一个房地产企业,IWG估值是多少呢?37亿美元。

IWG在会员数量,覆盖国家和城市,全球的租赁面积,收入和利润都大大超过WeWork,如果按房地产公司的估值,WeWork连37亿美元都不值。

大家都知道皇帝没穿衣服,但都在吹嘘皇帝的新衣有多漂亮,他们不是蠢,而是坏,目的都想等着二级市场的散户接走最后一棒,自己成功套现走人。

国内跟随者续命

当年在WeWork被风吹上天之后,国内也一大票跟随者。2014年,伴随着“双创”的春风,国内共享办公也飞上了天,高峰期一度超过300家公司。

但是显然,赚钱的IWG并不是他们要模仿的榜样,他们包装的跟WeWork一样,做着房地产的生意,但是都打着共享和科技的外衣。

最早的共享办公业态都是孵化器形式存在,为初创企业服务,办公场所主要是一些旧改项目,位置偏僻,办公环境相对简陋,甚至还能拿到部分政府补贴。但是从2018年开始,优客工场、氪空间这些头部企业开始进驻甲级写字楼,共享办公走向北京的国贸CBD、王府井,上海的陆家嘴、外滩、人民广场……

克尔瑞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8月,氪空间在中国内地覆盖北京、上海、香港、广州、杭州、南京、武汉、天津、苏州、厦门、合肥等11个城市。

高昂价格拿楼,但是在价格战下,各家平台不得不压低工位出租的租金。这注定是一场极度烧钱的游戏,最终只能靠To VC玩下去,没人对盈利负责,只对估值、规模、拿下一笔钱负责。

今年初,氪空间就被爆出裁员、批量关店风波,媒体报道裁员比例在20%左右,甚至连公司年会也一并取消了。如今,随着WeWork被打落凡间,这些国内跟随者的日子也越来越难过,赚钱养活自己成为首要选择。

氪空间创始人刘成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,氪空间除了共享办公业务,将向“定制办公”转型。所谓的定制办公,就是需求方与业主签约,氪空间只是做设计、施工、装修、家具、强弱电,交付给客户,客户可以拎包入住。

翻译过来意思就是精!装!修!

只不过这条赛道上已经有了18家A股上市公司,规模最大的金螳螂员工接近2万人,光设计师就有6000多人,第二名的江河集团也有近万名员工,不知道有300名员工的氪空间在这条赛道能够走多远。

氪空间今年5月份拿下了新一轮的融资,据说规模超过10亿人民币,但是来自投资方歌斐资产的王雪泉出任CEO。

另外一家头部企业优客工场日子也没有好到哪里去。优客工场已在37个城市布局了超过200个办公空间。去年年底,优客工场曾表示,未来三年,公司预计将在全球布局40个城市,350个场地,提供近20万个工位,总办公面积将超过130万平方米。

但是靠烧钱维持运营的模式注定不会长久。

去年11月,被优客工场收购的无界空间北京东直门店爆出租户维权退押金事件,12月,无界空间又发生望京南空间业主被断电事件。日前,媒体传出优客工场已向美国证券监管机构递交一份秘密招股说明书,打算在年底前进行首次公开发行(IPO)。在WeWork上市失败后,优客工场的前途并不乐观。毕竟之前已经多次传出优客工场要上市的消息,最终都不了了之。

优客工场历次融资数据

这方面,倒是房地产商出身的潘石屹够精明,看出包租公不好做,最新传出的消息,SOHO中国已经将旗下SOHO3Q的11个共享办公项目打包卖掉了。

SOHO3Q与氪空间、优客工场并列国内三大共享办公企业。

尾声

今年初,WeWork还在吹嘘自己多有钱,但是现在人们知道,如果没有钱续命,到11月份这家公司就已经没有钱可烧了。最新消息称,软银不得不再掏腰包50亿美元,为WeWork续命。软银在WeWork上已经投入了100多亿美元,而WeWork的最新估值是80亿美元。

WeWork建立的初衷,是为了给初创企业和个人创业者一个更便宜、更灵活的办公场所。但为了减低租赁风险,公司开始购买房产,延长租赁期限,WeWork瞬间变成了重资产类公司,运营也越来越像房地产公司。原本是给创业者“量身定做”的共享办公,逐渐成为了大公司和传统行业公司的栖息地。根据招股书,全球500强企业中有38%的公司选择了入驻WeWork。

刘成城为氪空间未来发展规划也是如此,要符合全国性公司的布局。

什么叫全国性公司?

就是在全国有很多办公网点的公司。

第二十九届CIO班招生 法国布雷斯特商学院MBA班招生 法国布雷斯特商学院硕士班招生 法国布雷斯特商学院DBA班招生